第七百六十六章 风起云涌(二更)(1 / 2)

吕县丞满脸是汗,望向远处撕打成一片的场面。

有越来越多的百姓捡起路边的石子和树枝子,利用手边的一切当武器。

还有脱下鞋的,向试图逃跑的万家奴仆身上扔。

没一会儿就三五个人共同逮住一个猛揍。

看起来人头都不够分了。

有看到情况不好,及时向新知县投诚的捕头和留守衙役们,正在向万家奴仆挥动武器。

还有新知县带来的所谓家人。

那几名汉子就不怕错手杀了人嘛?

是啊,他们好似不怕。

大树坡下,已经杀了两人不是吗。

吕县丞眼睁睁看到王忠玉一斧头下去就直奔人头,下手那叫一个狠。

吓得他当即就闭眼,都不敢看那斧头到底落没落下,只知过会他再睁眼望过去,地上已经躺下好几名吱哇乱叫身上有血的人。

吕县丞也有偷偷观察新知县的表情。

就发现宋福生看着远处混战到一起,顷刻间啊,就躺下几十上百名身上有血的人,居然连眼都不眨一下。

宋福生越这样,吕县丞内心越害怕。

完了,彻底闹大。

上千的人,在县衙前街共同群殴,压都压不住,过后黄空府会立马就知晓消息。

按理,守备大人的副手是上上任会宁知县的儿子,那位能有今日,用了万家不少孝敬银两,他应该觉得今日这事传到黄龙府会对宋福生不利。包括府尹大人冲柳将军,也会问责宋福生。

可是,吕县丞就是觉得好像收拾不了宋福生。

别问他为什么,是一种直觉。

那直觉来自于宋福生站在那里,不惧任何事的底气。

吕县丞甚至觉得,即使是黄龙府的府尹要是敢随意问责宋福生,别看咱们这位新知县不过官居六品,竟给他一种第六感,他的这位新同僚,靠科举上来的进士及第出身,到时就敢捅破天。

所以说,吕县丞不看好万家了。

他很后悔没有像县尉一样干脆请病假,不露面好了。

他额头不停冒汗,在心里不停揣摩着,怎么给自己从万家那旋涡里摘出来。回头将这难过的一日度过去,到了家,就将可能会成为他和万家走动极近的证据处理喽。

在吕县丞脸色很难看时,秦主薄可是当着百姓面前,当着宋福生的面在眼圈通红落泪。

秦主簿在声泪俱下说

“大人,属下是激动的,属下为官多年,从没有看到如此官民一心的场景,属下失态了。

但请求您允许属下失态。

因为属下只要一想到今日上任的如果不是一身正气的您,这会宁县衙将会是什么样。

属下又想到您今日才来啊,既荣幸与您能共事,又很痛恨自己无能,让您刚到几个时辰就要收拾一摊烂摊子……”

宋福生看到富贵他们已经开始往回带人了,摆摆手制止秦主簿别再说,也是实在听不下去耳了,“老秦。”

“恩?”

老秦是什么鬼。

难道又一次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?

当听完宋福生的命令,秦主簿笑了,老秦好,这名好,说明大人不拿他当外人啦。

“大人,属下这就去办,亲自去收拾牢房。”

秦主簿一撩官服,拍拍身上的灰尘,振作疲惫的精神,谁也不能阻挡他奔前程,大步流星向官衙里走。

大人,您等着,看我老秦都给您办的妥妥的。

一,给牢房里现羁押的人犯塞一塞,挤一挤,非得倒出能塞下万家一众闹市奴仆的监牢。

二,让厨吏们给咱老百姓熬米汤,官衙给不起粘稠的粥也喝点汤,咱不能让百姓白忙。

三,这就让各账房准备好,大人,只要您一声令下,咱点灯熬油也要给万家的帐母审的明明白白的。

对了,大人,过后属下得提醒您啊,要罚那万家银两。就算他们稍后说出花儿来,假使说他们是自己来的,也要先扣给万家监管奴仆不当的帽子。

仆从出错,罚主子银两,这天经地义。

还要从万家合法的账目里扣除。